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竹海蕴明珠 人文五鹤村

  在安吉民间,“五鹤”名声的流传是相当广的,这是因为在改革开放前的大包干年代,农闲季节时,很多地方的壮劳力都会到五鹤去做副业——拉毛竹或做毛料,将这里作为了“淘金”之地。小时候经常听大人们说:隔壁邻居的某某与某某二位姑娘嫁到了五鹤,不需下田干活和上山砍柴,很是享福,以至于同村那些嫁到外地的姑娘都羡慕她们,后悔为何不托她们做媒嫁到五鹤去……正因如此,虽未谋面,五鹤就一直铭记在心。如今,对于我来说,五鹤已不再是“水中月,镜中花。”当然,并不是丰富的竹林资源、富裕的生活条件、美丽的旅游景观吸引着我,而是这大山里的人文故事让我为之探求和感怀。

  五鹤,位于天荒坪镇南的大山里,辖区面积9.46平方公里,全村7个自然村散布在三条峡谷内的平川之间。境内地势南高北低,水源由牛头颈、九里横山和黄沙坑诸山脉发源,分三条支流在青口汇集,由南向北汇入西鹤,注入港口港。

  “五鹤”之名,为1981年取辖区内的“五云里”和“鹤岭”两个自然村的首字而来。村内除吴、章两姓为世居本地外,大部分为太平天国运动后从安徽、湖北和浙南地区的宁波、台州及绍兴地区迁居而来的移民,“此地蛮音喧鸠舌,听来多半客帮人。”通过追溯五鹤历史,探寻竹海文脉,发现其蕴藏的乡土文化是那样的独特而美丽。

  万顷竹海育清吏

  五鹤《吴氏家谱》记载:元末明初,长江流域战火四起,民不聊生,为躲避战乱,祖籍安徽安庆地区的吴氏宗族,迁徙至孝丰县移风乡的一个山坞里,以开荒种粮维持生计。因这里为大山深处,远离战火,加上山清水秀的自然环境,人们安居乐业,生息繁衍,很快发展成为一座规模不小的村庄,人口多达三百有余。因村中居民皆姓吴,故称吴村庄。

  明正德年间(1491~1521),一位史上有名的清官在这里降生,取名吴性生。吴家自古乃诗书世家,吴性生父母秉承“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家训,从小就注重对儿子的教育和培养。吴性生不负众望,于嘉靖年间(1522~1566),作为贡士入京应试,终于进士及第,被朝廷派往瑞州(今江西南昌)任经历(明朝官职名称)。

  吴性生为人耿直,廉洁奉公,处处为民着想,被百姓称为“吴青天”。时值其从政的辖区内有一皇戚,依仗高贵身份,仗势欺人,无恶不作,百姓恨之入骨,状纸似雪片般地飞进衙门。吴经历收到状子后,即刻明察暗访,铁一般的证据令他咬牙切齿。他知道案子要是呈到朝廷,皇帝必定袒护,百姓冤情难伸。于是他就“先斩后奏”,立即将这位皇戚抓捕,就地正法。然后脱袍挂冠,带上案宗,赴京向皇上谢罪。

  皇帝见吴性生越级处斩国戚,怒火中烧,不问青红皂白就将其推往午门斩首。吴性生被押赴刑场后,皇帝随手翻开他的谢罪奏折和案宗一看,方知这位国戚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立即下令执行官停止对吴性生行刑,谁知其早已身首异处。皇帝顿时悔恨不已,他抓起龙案上的御笔在黄绢上写上“清吏”二字,下圣旨一道,授其子吴云程文林郎之衔,任江西永丰知县,并赠其父金头一颗,以国丧的礼遇回乡安葬。

  吴云程回到家乡安葬了父亲,并守孝三年。期间,他用父亲多年节省下来的银两,在村中建造吴氏宗祠一座。祭堂正中供奉着祖先的牌位,上方悬挂父亲的遗像,皇帝钦书的御赐匾额悬挂在主梁额上,“清吏”二字金光闪闪,成为这个村庄的代名词。从此,吴村庄被“清吏庄”代替,且载入历代志书。

  相传,旧时清吏村口立有下马石,不论官宦或百姓,经过祠堂都得下马、下轿。文革期间,祠堂被毁,“清吏”匾额不知去向,遗留下来的只有那吴氏宗祠的颓垣断壁、建筑石条和旗杆底座。如今仍屹立于清吏路旁的那棵树龄在500年以上的古银杏树,该是清吏历史的最好见证者。

  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谓大丈夫。”出身于大山中的吴性生,为官清廉,执法如山,成为一代清吏,他是安吉人的骄傲,更是从政者的榜样。

  不简单的“五女庄”

  清同治版《孝丰县志》载:“移风乡震图五女庄。”“五女庄”即今五鹤村的五云自然村,俗称“五云里”。那么,这“五女”的来历是如何,为何后来又改成了“五云”呢?

  相传,清末的太平天国运动,造成当地百姓死伤惨烈,剩下的一些人为了躲避厄运,纷纷逃往外地求生。当时,庄里有五位家庭主妇,她们没有被死神吓倒,毅然留下来坚守自己的家园。同时,她们盼望着这场灾难快一些过去,让自家的男人早日归来,重新过上合家团聚的生活。运动结束后,外逃的人们都陆续回家。为了纪念这五位不畏艰难守护家园的女子的崇高品格,人们就将这个村落命名为“五女庄”。

  随着五女庄经济的不断复苏,村里人口也越来越多,男女的比例基本持平。这时,男子在培育山林、砍竹挖笋、建房造屋、下地干活等一些体力活方面所发挥出的优势不断得到体现,“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开始复苏,村中一些年长者遂提出将“五女”改名为“五云”,理由是:一方面“五女”的名称已经名不符实,忽视了男性的存在;另一方面,由于此地竹海荡漾,云雾缭绕、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改名是为了进一步突现地方特色,于是“五女”被改成了“五云”,俗称“五云里”。

  从“五女”到“五云”再到“五鹤”,随着历史的变迁,村落地名在不断变化,其蕴含的历史信息却不尽相同。“五女”的故事,歌颂的是女子守土有责、爱国爱乡的崇高情怀;“五云”的来历,虽反映的是“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但仍能结合当地的环境,体现地方特色;而“五鹤”的取名,却是将两个地名的首字简单拼合。从中不难发现,越是古老的地名,越有文化内涵,更有乡愁可觅。

  乡邦绅士章旭初

  章旭初(1896~1950),字贺棠,孝丰港口五云里人,毕业于浙江省立湖州师范学堂。其祖父为孝丰东乡首富。章先生为人秉性耿直,慷慨大方,尤其热衷于公众事业。

  一位重教兴学的乡贤

  1926年,军阀混战,匪盗四起,村民生活不安。由章先生发起,用章氏公堂经费在村四周高筑围墙,以防夜间盗匪闯入。并制定村规民约,严禁族人推牌九、打铜宝等聚众赌博活动。一时间,五云里秩序良好,偷盗均无,如此乡风,受到抗战期间来五云里避难的安吉、湖州、上海等地民众的称道。与此同时,章先生经常对村人乃至邻村的贫困人家慷慨相助,并嘱其他富户出钱出粮,帮助乡民度过难关。

  1935年,章先生任孝丰县参议长,对家乡生态环境、民众教育等较为重视。如在村口建造蓄水坝塔,在路旁植树造林等以保持水土、美化村庄;将章家书塾改为“章氏私立初级小学”,章氏子女均可免费入学,并从公堂财产中划出部分作为优秀学生奖金和教师工资及学校开支。抗战期间,因来五云里避难者子女较多,故学校更具规模,教育质量亦高于他校,为孝丰县模范学校。

  抗战期间,章先生出任省党部执行委员,看到失学青年较多,与方秉新、王立三、潘鼎成、贾志儒等孝丰乡绅共同出资,在报福彭宅创办私立中正中学(现安吉三中前身),解决青年求学问题,并出任二届校长。

  一位同情革命的绅士

  章先生同情革命,营救共产党人,如保释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军长胡公冕和浙西地下党负责人沈子求,放走地下党孝丰电台台长沈光宝等。

  1945年,新四军在孝时,医院、学校、通讯等设施均设在五云里。章先生与新四军苏浙军区司令员粟裕关系较好,粟司令曾赠其《民主》与《统一》书籍二本。新四军北撤后,伪县长陈礼大肆逮捕革命人士,如农抗会长林曰坤,新四军移风乡乡长王月钦及许多农抗会干部。是时,在杭的章先生得知后,星夜回孝,想方设法营救并释放所有入狱人员。解放前夕,孝丰地主朱家祥欲去台湾,章先生挽留其说:粟裕司令员曾讲过,爱国一家,不分先后,何必离乡背井呢。在章先生的影响下,朱家祥及其亲友、族人均无一人去台。

  1949年,胡宗南败退西安,胡公冕函邀章先生同赴西安共商策反胡宗南事宜。在沪临行,陈毅市长嘱其安心前往,并先派孟丙南与原胡宗南部七十六师二十四旅旅长张新二人携胡公冕信函,去成都见胡。策反未成,反被关押72天。后章先生奉命随贺龙部队入川,时胡宗南已逃往西昌,章胡未得相见。蓉城解放后,章先生返沪。

  抵沪后,形势突变,章先生在周家毛竹行被捕,押解归孝。是时,众多被章保释出狱的农抗会干部,组织发起当地民众、孝丰商界联名保释章先生,但因当时形势所迫,章先生还是被镇压了,是年55岁。

  一位勇剪辫子的先驱

  满清入关,统治者为了制服汉人,令所有男人蓄辫,这一蓄就是两百余年。辛亥革命后,革命党人首先剪掉了清王朝的标志——男人头上的辫子,并要求全国男人积极响应。

  剪辫子的运动很快波及到孝丰县,首先掀起的是校园。章先生响应革命党号召,第一个带头剪掉了辫子。当他走进学堂时,许多学生把他围了起来,用语言讥笑他,用手摸他的头颅,借此侮辱他。胡宗南与章旭初是同学,又私交颇深,当时他已经开始接受辛亥革命的新思想和新观念,见同学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一个进步学生,就上前打抱不平,并严肃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时代发展到今天,还这么保守?你们不革命,还不准别人革命吗?剪辫子有什么不对?剪辫子就是革命嘛!”

  “剪辫子就是革命?”有些同学不服气:“我们留辫子已经好几代了,也不影响革命呀!”“那么请问各位,你们是汉人还是满人?”胡宗南反问道,“我们当然是汉人啰!”“那就对了,从历史看来,汉人在清朝以前,男人都是不留辫子的。现在光复了,剪去满人强加给我们的辫子,正式恢复汉人的身份和尊严,这就是解放,就是革命。你们怎么能讥笑和侮辱人家呢?”“那你为什么不剪辫子?”“这有什么难的”胡宗南说:“哪位同学带剪刀来了?我愿当着大家的面剪掉辫子!”章旭初马上说道:“我带来了,本想帮各位剪辫子的,想不到竟遭到诸位的围攻。”“那就先剪我的吧!”。章旭初掏出袋中的剪刀,“咔嚓,咔嚓”几下子就把胡宗南头上的长辫子剪了下来。经他一带动,当场就有许多同学把辫子剪了。

  清代王显丞和民国俞础石二位孝丰诗人,在《竹枝词》和《续原乡杂咏》里分别对五鹤的自然美景与宣邦人文作了描绘和品鉴:“明珠一斛岭头春,满目琅玕坊自银。五女泉边多晚翠,碧云缭绕护松筠。”“峻峻气骨傲霜严,倜傥高风儒侠兼。踏遍天南又天北,更无慷慨似章髯。”古人如此赞美和钟情五鹤,那么我们今人又该如何来品读它呢?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举报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

安吉新闻集团